送上嘴邊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,尤其對男人來說。

 

有時候世界上發生的是真的很奇妙,如果是以前我就會這麼覺得,現下我只知那是我所求來的,只道那是吸引力法則搞的鬼。前天和昨天都是一整個莫名奇妙,上課時不過想想那個人幾下,也只是幾下,想想過去的美好時光,希望將過去挖一些些感受到現在,回到家之後,阿公和阿嬤齊聲的問我那是不是你女朋友?我正一頭霧水之時,撇了我爸一眼,不看還好一看驚覺不太對勁,那眼神好像置身事外一副看好戲的樣子,該不會……該不會……真的該不會被他們……啥小?!原來只是有人寫信給我,光看外表一看就知道是女生寫的,不過誰會寫信給我啊?害的我嚇的一身冷汗,在拆信之前腦中已經細想了一下,該不會……該不會……真的該不會……(大家一定覺得我很無聊)~很意料之外的人,也是個很白目的人,他也真的很愛寫信,這年頭哪還有人會寫信跟人家講事情的,大家現在都用簡訊了,至於白目啊,也不想想還有一個女魔頭在,至於我爸竟然另類的開明啊,阿公和阿嬤熱切的追問,可見他們真的很想抱曾孫(這會不會太早),房子也是因此而立的。

 

人到底還是犯賤,我自故的丟了我不想要了,丟了才想撿回來,我不要的它卻送了上門,什麼?!而且我竟然覺得還不錯,比以前還新耶!

 

莫名奇妙的來信,的確是很久不見,也的確我比較喜歡這種生日快樂,不過你會不會寄的太早了,我生日明明就是九月十五日,九月十號就寄來了,幸好信尚有解釋了一下,拿到了信,得到了祝福,我也意外的發現心境的轉變,現下真的是海闊天空了,他給了我一個很大的後路可以走了,舉棋不下的我好像可以將人一軍了,我不排斥但也不接受,天知道那又是一段糾葛,等他來的時候再說吧,另外相形對照之下,真的是差很多,不過那也是我自造孽,就看要不要讓那個孽繼續下去了。

 

我的眼睛長在我的眼睛上,我的頭長在我的頭上,所以我也絕對是個識相之人啊,一堆人都被你輪過了,你也不愁吃穿,哪天飽暖思淫慾,也不足為奇,只道我太憨在怎麼保護自己都寧可去當那種爛好人,我只求個痛快啊,要殺要剮隨便你,只是也來個一刀斃命吧,讓我這麼揣揣不安的好像也只有你,所以我就說這是蘗啊,哈,現實不只殘酷,還是佈滿荊棘啊。

創作者介紹

小甫的窩

zj3y309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